风雨飘摇!《琅琊榜》投资方负债40亿,本部现金仅剩100万

求职攻略 阅读(688)
火爆真钱捕鱼

  1564576182950926625.jpg

  7月29日,天神娱乐大股东、曾以1500万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朱晔持有的上海广策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权全部遭到冻结,股权数共价值1.76……万元。

  此前不久,朱晔一手创立的天神娱乐(.SZ)也发布公告,显示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也全部遭到冻结。

  1564576182769706484.jpg

  100万现金与40亿债务

  如果2015年朱晔没有用1500万拍下巴菲特的午餐,他未必会有这么高的关注。同样的,如果不是因为2018年巨亏71.5亿“熊”冠A股,天神娱乐也没有现在的知名度。

  进入2019年之后,天神娱乐的债务危机并没有得到太大缓解,多家评级机构将其信用等级下调。

  1564576182841431477.jpg

  不久前,天神娱乐发布2019 年半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从亏损0.6~1.5亿,扩大至亏损1.3~2.3亿,经营情况仍未好转。

  中证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中证鹏元”)曾在对天神娱乐的降级报告中指出,截至2019年4月末,天神娱乐负有清偿义务的已到期债务金额为3.79亿元。另外,更为严重的是,天神娱乐以劣后级身份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已到期未能顺利退出,需承担25.52亿元应付优先级和中间级合伙人份额回购,导致有息债务规模大幅增加,截至2019年3月末,公司有息债务为40.90亿元。其中,短期有息债务高达30.93亿元。

  目前,天神娱乐的资金流动性已相当严峻。中证鹏元的报告显示,2018年末天神娱乐的货币资金余额为7.89亿元,而47.50%的款项存放在境外,公司本部货币资金余额仅102.68万元。

  一边是高达数十亿的短期债务,一边却是已寥寥无几的货币资金,天神娱乐这种“紧巴巴”的日子怎么撑下去,小债难以想象。目前,天神娱乐的?菊?17天神01”已经从AA级债券沦为一只垃圾债,债券余额10亿元,票面利率为7.79%,剩余年限为2.57年。

  其实,早在天神娱乐成为2018年“亏损王”之前,其问题就已显露端倪。2018年5月10日,天神娱乐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朱晔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此后不久,天神娱乐的两位实控人朱晔、石波涛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到期,两人不再续签《一致行动协议》,公司由此进入没有实控人的“后朱晔时代”。

  1564576182912253278.jpg

  但是,作为朱晔一手创办起来的公司,天神娱乐要走出这位“投资猎手”的影子并不容易。

  巴菲特与冯鑫

  朱晔1977年出生,土生土长的北京人,1999年从北京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进入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工作。

  长期以一头长发示人的朱晔,其实骨子里颇有些文艺气息,中学时代极度偏科,语文高考130多,数学却不及格。于是,在循规蹈矩的工作两年之后,他选择下海创业。

  公开信息显示,朱晔2002年创立了一家广告公司,专门为互联网公司设计门户广告。在门户网站的黄金时代,朱晔很快就获得第一桶金,一年有200万元的营收。接下来几年,他踩准了互联网时代的脉搏,事业开始风生水起。

  2009年,朱晔用300万启动资金投资了一个游戏创业团队,“看上去比较失败,买股票买成股东,最后变成了CEO。”2010年,朱晔将团队整合,成立了北京天神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担任CEO。这家公司,正是天神娱乐的前身。

  彼时,网络页游概念正大行其道。天神娱乐于2013年下半年布局网游业务,其推出的第一款游戏《傲剑》第一个月营收即突破8000万,在越南和台湾两个地区成为网游NO.1,最终全球累计收入超过了10亿。朱晔由此在业内一战成名,开启了他的雄心壮志。2014年6月,天神娱乐借壳科冕木业上市,估值达24.5亿,这是光线传媒2012年对其投资时的近2.5倍。

  在2015年巴菲特的饭局上,朱晔曾对“股神”说:“我做实业还行,炒股不行。”但天神娱乐杀入股票市场之后,朱晔的资本运作水平证明他真的是谦虚了。

  那场标价为234.5678万美元的饭局之后,朱晔声名鹊起,天神娱乐股价暴涨不说,他还在2015年被评为第六届互联网行业牛耳奖互联网风云人物得主。在颁奖典礼上,朱晔为巴菲特的午餐体会总结了一句话:“大道至简,贵在坚持。”

  在台上,听到朱晔这句感言的还有一位获奖的风云人物,正是冯鑫。

  面对当时风头正劲的VR技术,朱晔透露他与冯鑫的不同看法,他认为对趋势应再观察一下,而冯鑫当即就判断VR就是未来的趋势。之后不久,在2016年暴风魔镜的新一轮融资中,天神娱乐现身其中。

  如今,风云人物冯鑫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而朱晔也正在自己一手运作起来的资本漩涡中挣扎,结局未明。一夜风云散,似乎来得有点太快,小债不免有些唏嘘。

  连环并购,成神还是入魔?

  与冯鑫激进的资本运作风格相比,朱晔的连环并购丝毫不落下风。

  自从2014年借壳科冕木业之后,天神娱乐陆续发起12起收购案,收购金额超过120亿元。在网游、手游、影视等产业,天神娱乐均有布局,不断收购,将雷尚科技、妙趣横生、幻想悦游、乐玩、一花科技等一批游戏细分龙头,及合润传媒、AVAZU、为爱普等在互联网广告及品牌营销行业翘楚收入麾下。

  朱晔在外界有“投资猎手”之称,绝非徒有虚名。2015年10月,天神娱乐收购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儒意影业”)49%的股权,当时儒意影业市场估值为人民币27亿。收购之后九个月,儒意影业市场估值达到33亿元,天神娱乐随即以16.17亿元将全部股权出售。一进一出,天神娱乐净赚2.94亿。

  大举并购的同时,天神娱乐还投资了影视制作公司工夫影业、嗨乐影视和线下票务公司微影时代,同时大举猎取IP。网络小说《遮天》、《将夜》、《武动乾坤》、动漫作品《妖神记》等作品的游戏改编权均被其拿下。而热播剧《琅琊榜》、《余罪》背后均有天神娱乐的投资。

  据天神娱乐财报显示,在2017年中支撑业绩的大部分都来自其并购的三家子公司。其中幻想悦游营收达到8.33亿元,嘉兴乐玩营收达到5.20亿元,合润传媒营收达到2.67亿元。将这三家子公司的营收抛开的话,天神娱乐的营收并不是十分“乐观”。

  但是,在大举扩张的表象之下,巨大的商誉不断累积,为天神娱乐埋下了日后成为A股“亏损王”的隐患。截至2018年一季度,天神娱乐商誉已高达65.4亿,占当时公司总资产的47.8%。

  “雪崩”终于在2018年到来。2018年一季度,天神娱乐出现了自2014年三季度以来首次单季度的业绩下滑。而随着2018年游戏行业面临严监管,天神娱乐主打的棋牌类游戏产品被要求下架,业绩滑坡一发不可收拾。此前,那些为支撑业绩收购而来的资产,此时纷纷变脸。

  同时,天神娱乐的股价开始急剧下跌,从最高奖44.46元/股一路下挫,7月31日收盘为3.35元/股,零头都不够了。在此期间,大股东也开始出现被强制平仓的情况。比如2019年4月,石波涛提出减持约1295万股的计划,占公司总股本比例1.39%,当时解释为股票质押被强制平仓。

  作为朱晔曾经的合作伙伴与一致行动人,石波涛的人生格言是“要成神,先入魔”。如今天神娱乐的境况,难道是“成神”前必经的“入魔”之路吗?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达到当天最大量